創業如何成功避開馬化騰?

這是所有互聯網創業必須思考的一個問題。

今天聊一個成功避開馬化騰的創業公司,創始人是屌絲程序員,做的是軟件測試。

軟件測試在中國是一個非常苦逼的職業。程序猿中,測試工程師更是苦逼中的戰斗機,工資不高,沒有存在感、總是背黑鍋。測試在很長一段時間里是被漠視的一個職業。

雖然測試這個工作經常被人們忽略,但其實這在整個APP開發過程中是項非常重要的環節。

刀友們如果玩游戲,可能有過這樣的經歷,有些bug(缺陷)會讓你哭笑不得。比如你玩把實況或者FIFA,在某些bug的影響下,出現下面的畫面還是挺無奈的。。。


游戲有bug還是小事,如果十幾億的衛星送上天,因為一個小bug報廢,想想都很可惜。


1843年,美國發明家愛迪生第一次用術語“BUG”來表述系統中的一個瑕疵。從此BUG這玩意逐漸成為一個讓人望而生畏的東西,據說程序猿們在做項目前都先要拜一拜,求無BUG。。。

測試工作曾被好多互聯網大佬看中,并試圖做成一份體面工作,然而鮮有成功。如今,這個“臟活累活”卻被一家公司看上了,還把它做成了估值高達32億的生意,這家公司就是做APP測試的Testin,一家神奇的創業公司。

具體多么神奇?目前全國大概有200萬App,將近170多萬的APP使用Testin的測試服務,2015年Testin已經完成2輪6500萬美元融資,估值超過5億美元,合人民幣32億元多。

可別小瞧那些臟活累活,說不定下面就是金礦

測試工作本身需要購入大批設備,設立團隊來負責評測,這就需要人力在每臺手機上運行應用,效率低、成本高,多數人不會輕易嘗試。

另外,國人對測試并不是特別重視,Testin總裁徐琨有這樣的感觸:國外開發工程師和測試工程師的配比是四比一,不管是在谷歌,Facebook,還是微軟。一般4個開發工程師會配1個測試工程師,到中國,情況卻有些變化,因為中國人更注重速度,所以很多時候不太注重產品的質量,因此在中國,測試工程師的地位與國外相差甚遠。產品做得好,別人不會說是測試工程師的功勞,一旦有什么問題,第一個挨罵的就是測試工程師。

很多小公司幾乎不設測試崗位,由開發工程師來完成測試工作,很多時候,這些開發工程師對測試這件事情并不太上心,這就導致了測試結果良莠不齊。

能不能把測試做成一個相對標準化的生意?能不能把測試工程師從機械性工作中解放出來,讓他們更快樂地做測試?如果可以,那會是一件讓人激動的事情。著眼于市場規模,移動互聯網蓬勃發展,軟件驅動越來越明顯,中國至少有幾十萬開發者,幾百萬款軟件,并且現在智能家居、可穿戴設備、汽車、AR和VR等等都需要做應用測試。同時,隨著競爭加劇,注重用戶體驗的公司一定會在測試上下功夫。

測試市場足夠大,相對較容易標準化,選擇這樣一個競爭還不是太激烈的領域創業,勝算就大了許多。基于這些考慮,幾個原本就是程序員出身的聯合創始人在2011年的時候成立了世界上首家移動互聯網真機云測試服務公司——Testin,沒想到掘到了金礦。

累計測試超1.3億次,云測試就是來顛覆的

徐琨介紹,Testin投入將近1000萬,從2011年始,幾乎購買了市面上所有可以買到的手機、智能設備,建立起一個云端機房,所有應用全部使用真機進行自動化測試。開發者只需在Testin平臺提交自己的App,選擇需要測試的網絡、機型,便可進行在線的自動化測試,無須人工干預,24小時內即可自動輸出一份精確度極高的APP測試報告。

從0做到100萬次測試Testin用了一年時間,從100萬次做到了1000萬次,還是1年時間,到2016年6月,Testin已累計測試超過1.3億次。

用互聯網的方式來顛覆,聽起來有點像“滴滴測試 ”

最早的測試可以追溯到1822年,英國科學家Charles Babbage開始制造他的第一個差分機原型。差分機用于計算多項式函數值。Babbage差分機是人類歷史上第一臺可編程的計算機,應用軟件測試以確保應用質量為目的的時代就此拉開了序幕。

計算機誕生以后,計算機軟件行業開始迅猛發展,應用軟件的規模變得非常大,在一些大型應用軟件開發過程中,測試活動需要花費大量的時間和成本,而當時應用軟件測試的手段幾乎完全都是手工測試,測試的效率非常低,并且隨著應用軟件復雜度的提高,出現了很多通過手工方式無法完成測試的情況。

第二次變革發生于上世紀80年代,1985年,Linda Hayes 公司發布了世界上第一款應用于 PC( MS-DOS 上)的商業測試工具Autoteser,帶動了應用軟件測試由手工作業向工具測試的轉變,大大推進了自動化測試的進程。

而應用軟件測試的第三次革命性的升級,則是2011年Testin “云測試”的誕生。該測試平臺全部基于真實的終端設備,支持自動化測試能力;應用(APP)測試服務基于互聯網云端提供,不再需要付諸大量人工或購買測試設備,并且可跨越地域,7x24小時隨時使用。聽起來,是不是有點像“滴滴測試”?


讓測試員有幸福感地工作

在云測試誕生以前,業內主要依靠自行測試或者人力外包,其局限性在于,一家北京的外包公司去服務一家在香港經營的APP公司是非常困難的;而Testin云測試則不同,它沖破了時間及空間的限制,讓應用測試可以隨時隨地按需使用。只要你能連接互聯網,提交被測應用(APP)就可以舒舒服服地喝著咖啡坐等測試報告了。

有人曾經將測試員比作富士康流水線上的工人,工作機械且繁重,因此Testin創立云測試服務后,曾有人戲言,這是要干掉測試部門。徐琨解釋說:“Testin的存在并不是要搶測試工程師的飯碗,而是讓測試工程師可以更有幸福感地工作,把更多測試工程師從程式化的工作中解放出來,讓測試人員更有尊嚴,更有幸福感,讓他們的工作得到更多人的認可,這才是Testin努力的方向。”

云測試改變了整個生態圈

在Testin出現以前,APP提交到應用商店的時候,基本上沒有什么質量的要求,但是隨著競爭加劇,越來越多的應用商店開始注重其上架應用的質量,截至目前,市場中所有主流的應用商店在應用提交上架之前,都要求APP進行測試,且360、安智、機鋒、阿里游戲以及國內一線手機制造商的應用商店,在APP上架前都需要提供該應用在Testin的測試數據報告。

“這很好理解,”徐琨說,“應用商店的推薦資源是有限的,如果它把一個充滿BUG的APP放在好的位置非常容易損失該APP由此帶來的收入。而手機終端商就更具體,手機是他們生產的,應用商店也是他們自己運營的,一旦出現消費者下載了APP無法使用的情況,客服就將面臨被罵的‘狗血淋頭’的風險,這對其手機的品牌和聲譽也會造成影響,消費者并不知道,一個動不動就崩潰掉的APP,是該責怪APP開發公司,還是賣手機的廠商?”APP發布前,先在Testin測試一下,已經成為APP開發企業習以為常的必備流程。“不測試,心里不踏實,害怕差評,更害怕項目因此一蹶不振。”某APP開發企業CTO這樣描繪這件事。

又例如,代理商或者投資方在選擇應用項目的時候,項目開發者可能自稱是來自百度或者騰訊一頂一的高手,但是他的產品一經測試,卻出現了各種BUG,這時候開發者應該如何做最初的判斷呢?因此Testin的出現也為投資方和代理商選擇應用項目提供了一個科學的參考。

從這點來看,Testin是對應用發布流程的一個改造,也是讓中國移動互聯網集體開始重視測試,這改變了整個生態圈。

據說這個市場馬化騰也想要

可能有人會說,這個測試我也可以做,找倆實習生,買二三十個設備不也可以搞定嗎?大不了買1000個手機。但是測試真的有那么簡單嗎?Testin聯合創始人張鵬飛認為事實并非如此。

“即使送你1000部手機,你能測嗎?你的公司就20個人,1000部手機,算下來人均多少?測一個手機花10分鐘,需要多久才能測完?這還是個小問題,大問題是你的辦公室就50平米,1000個手機你放在哪里?而且像手機等智能設備更新頻率非常之高,如果想找兩個實習生完成這樣的事情,可能性幾乎為零。”

在互聯網行業,創業者發現一個空白的領域,并將其做大是非常困難的事情,BAT的壓迫讓創業者苦不堪言,就連樂視賈躍亭都曾將BAT稱為壓在創業者身上的三座大山。

當年Testin面世的時候,BAT馬上跟進,甚至是像素級的抄襲,基本上Testin出一個版本,對方抄一個,但是三家沒有一家把測試當成一份事業去做的,對他們來說測試可能只是一個完成KPI的項目,而且BAT涉足的項目又非常多,由它們來擔當測試的身份,很難確保公平公正。

但是Testin不同,徐琨說,“我們一開始就把測試當成唯一的事業來做,想要把測試這個行業變得更好”。基于因為這樣的信念,和堅持不懈的努力,Testin逐漸顯露出來,被越來越被行業認可和接受。而測試服務的差異,就在于其測試結果的準確性;業余票友可以模仿的惟妙惟肖,但精髓,不下苦工,沒有Testin五年磨一劍的韌性,很難做到。而沒有準確性的測試服務,對于客戶來說,就是一個不好玩的玩具,傷人傷己。

前段時間,有微信推出應用號的消息,有人認為未來APP會不會被干掉,如果這樣的話會對測試行業造成什么影響?

徐琨認為,APP是不會消失的,它只會更加的細分,而且很多東西其實微信做不了,比如說有一個客戶做的是車閘系統, APP直接把車閘打開,然后去聯動,微信基本上做不了這個,而且幾年之內也不會考慮做這個事情。

在未來,那種大用戶量的APP會越來越少了,你幾乎不會碰到過億用戶的APP,它會越來越垂直,越來越細分。

至于對測試行業的影響,就更不必擔心,即使更早的時候,甚至還沒有軟件的時候,愛迪生發明燈泡,他嘗試了一千種材料,那也是一種測試,所以測試這個事情本身不會消亡。目前傳統以人力外包為主的測試作業模式有幾千億,這些由馬車拉著跑的玩法,注定要被更高效的云測試所替代。

Testin從2011年開始,經歷過了移動互聯網的幾個大風口,參與了很多客戶從零到百億市場,從月收入千萬到月收入過十億這樣一個過程。

第一,Testin親歷了面向C端的社交工具類應用的興起。比如說唱吧、陌陌這樣的工具,從創業之初就選擇Testin為其App保駕護航,最終從大量的同類軟件中脫穎而出。

第二,手游的興起,市面上比較火爆的手游基本上從上線之初就開始使用Testin的測試服務,并且一個好玩的現象是,越成功的手游企業,越是重度的Testin使用者。

第三,Testin鏈接了現在傳統企業轉型,從2015年開始,隨著“互聯網+”逐漸成為事實,越來越多的傳統企業開始投身移動互聯網,Testin成為其加速互聯網轉型的第一選擇,比如國美、招行、12306、奔馳、麥當勞這樣的傳統巨頭,紛紛選擇了Testin。

一步步這么過來的,Testin見證了移動互聯網的風起云涌,也見證了很多互聯網公司從屌絲到牛逼的過程。

據說,騰訊也發現了云測試這個金礦,這是一個業界很害怕的聲音,馬化騰來了!但Testin擁有先發優勢、量級客戶以及業界為之側目的技術創新實力和眾志成城的決心。大戰在即,誰執牛耳?

【版權提示】寶鴻商務網倡導尊重與保護知識產權。如發現本站文章存在版權問題,煩請提供版權疑問、身份證明、版權證明、聯系方式等發郵件至[email protected],我們將及時溝通與處理。

公司自營微信商城:baohongcc


2016年06月07日

科技早知道:樂視網并購樂視影業或涉“利益輸送”
“互聯網+糧油”糧油電商進入精準營銷新階段

上一篇

下一篇

幾個屌絲程序員做出了馬化騰想要的產品, 竟然值32億, 很逆天!

添加時間:

全部評論()

本網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計算及安全服務 Powered by CloudDream
c罗2012总进球数